128期百度集团单双中特投资|长其单双中特
188bet
您當前位置:迅球體育 >> 新聞 >> 籃球 >> 熱火
楊毅侃球:韋德究竟該是歷史第幾分衛?看過你自然會懂
2019年04月30日 00:41:00 來源:迅球體育 瀏覽:2031 次

2006年總決賽前兩場,熱火一共輸給達拉斯24分。萊利十年后承認,當時全隊信心動搖。于是,萊利在黑板上寫:2006年6月20日。然后對全隊說:“這一天我們要奪冠!”

第三場,小牛一度領先13分,迪奧普說他記得當時的想法,“解決了!奪冠了!”萊利叫暫停時,盯著達拉斯互相擊掌祝賀。

萊利說他記得,韋德當時站得直直的,望著那邊,嘴里念叨:“去他媽的。我不會這樣認栽的。”

韋德轟下42分13個籃板逆轉。斯波爾斯特拉說他從未見過類似的事情:韋德包攬攻防每個回合。他確實想一個人統治一切。急停中投,拋投,突破造犯規,籃板,封蓋,造進攻犯規……

韋德自己對espn這么說:“他們都談論那個系列賽的哨子,但我每回合都突襲籃下。你們要么對我犯規,要么讓我上籃。我就這么想的。”

佩頓對鯊魚說,“我們不給你傳球的,大佬。那小子殺得興起呢。”

佩頓自己在最后把握了命運。白巧克力對他說,“加里,如果韋德沒空位,我就傳給你,我突分,你來投。”佩頓自己射中了最后的中投,熱火98比96取勝。1比2。

韋德第四場36分,熱火98比74大破小牛,2比2。韋德說他最喜歡的細節是,“他們開始自言自語,自我懷疑了。于是我們明白,我們搞定他們了。”

第五場,韋德25個罰球,43分。迪奧普和庫班十年后都還在抱怨那些罰球,佩頓則認為韋德配得上那些罰球,“他打得如此兇狠,小牛無法阻止他。”

第五場最后時刻,德克對韋德那個犯規,前因后果:

韋德后場持球,面對特里和哈里斯;震開特里,面對哈里斯和約什的夾擊,將跌倒時換手,約什倒地,哈里斯和德克夾擊,韋德從哈里斯和德克之間穿過,滯空低手拋射,踉蹌。

犯規了嗎?沒犯規嗎?各執一詞。只有一點,特里和斯波爾斯特拉是達成共識的。

韋德當時是一對四。他眼里已經沒有其他人了——波西曾經在空位舉手要求,韋德沒理會。斯波爾斯特拉說:

“韋德就是這樣。他為了達成目的可以不惜一切代價。”

第六場和第七場在達拉斯打。萊利認為根本沒有第七場。他勒令所有球員,只許帶一場的行李去達拉斯。他在飛機場安檢那里等所有隊員。發現某球員——對,就是波西——帶了兩件外套。你他媽還想在達拉斯打到打第七場?于是萊利讓波西滾回家去換行李,另外搭商務航班去達拉斯打第六場。

“我們就他媽準備一場的行李!達拉斯完了!”

萊利當時已經瘋了。他太太偷偷在行李里多給他備了身衣服。萊利怒吼:“你敢瞞我!”

特里認為,是莫寧改變了比賽。他封蓋,他一個人封鎖禁區,控制籃板,怒吼,讓熱火燃燒了起來。萊利說了個細節,他什么時候相信熱火會贏的?

“加里·佩頓揪特里的球衣,讓他投丟空位三分的時候。這就是冠軍隊!”

佩頓自己說:“我就是這樣!裁判允許我這樣,我就這樣!為了冠軍!”

韋德在第六場18投10中21罰16中,36分。在2006年總決賽后四場,他場均39分,罰球73罰58中。24歲半,三年級。

2004年夏,鯊魚去邁阿密之后第一次訓練,韋德試圖在他頭頂扣籃,被鯊魚半空里擼將下來。鯊魚對他說:“永遠別想在爸爸頭頂扣籃!別想!”

2006年總決賽第二場結束后,鯊魚說他做了件事:此前,熱火所有人都將傳球朝他潑灑,但無效。鯊魚在訓練后,朝沃克,朝佩頓,朝韋德怒吼。

“你們他媽的打算干嘛?”

他對韋德說:“你他媽想干嘛?你想當個巨星嗎?你不想當科比和勒布朗嗎(2006年,科比得分王,勒布朗常規賽mvp次席)你的時候到了!”

鯊魚說:“韋德是個團隊好球員,他總是第一時間給我傳球,簡直太多了。這是第一次,我們給了他一個特許證。”

即:2004年,他本該是鯊魚的二把手;但2006年,鯊魚給了他特許證,讓他飛翔。

2004-2006,2008-2010,韋德打出了歷史級的常規賽表現。當然,還有2006年總決賽這傳奇的四戰。

2012年季后賽前,接受espn訪談時,韋德說,他對勒布朗這么說過:

“聽著,我會找到辦法,別為我擔心。你只要按你想的那樣打球。”

這是韋德給勒布朗的特許證:別管韋德,你自己飛吧!

所以嚴格來說,我們只在2006年總決賽最后四場,以及2008-10季這兩年,見過真正的韋德。所謂真正的韋德是:不必顧忌鯊魚,不必顧忌勒布朗,而且健康。2006年總決賽后四場,他場均39分,罰球73罰58中。2008-09季,他獨自帶隊,場均30分5籃板8助攻2搶斷1封蓋,次年場均27分5籃板7助攻,那兩年季后賽,他場均31分6籃板6助攻。

韋德與克里斯·保羅有一點相似:他們都是3號;都帶著傷損的膝蓋打球;老去得都算優雅——韋德除了三分球外,外圍得分手的教科書技藝,從走位到小球;保羅近兩年則已經納什化了,恨不得將一切技術都提煉到純粹;他們都是完美的隊友,又果斷勇決,沒有人說過他們自私或膽怯:他們總在做最正確的選擇。

以及,他們都夠狠。

韋德和保羅都是被當做美男子談論過的人,韋德的服飾品位,保羅的甜美笑容。他們都在媒體前誠實可敬,輕聲細語,吐字清晰,對勝利飽含憧憬,火樣的激情,冰般的冷靜,默默努力。

但與此同時,他們都不是好好先生。勝利機會到來時,他們會露出幽暗的那一面,不擇手段。小動作,假摔,跟裁判要哨子,他們可以無所不用其極。在這方面,韋德堅韌得匪夷所思。萊利是nba歷史上最極端、最能榨干激情的男子;2006年總決賽是一場無所不用其極的精神之戰。莫寧、佩頓、鯊魚、白巧克力們老將的怨恨,使盡各色或明或暗的技能,但最后,是著落在韋德,一個24歲半的三年級生背上的。

真奇怪啊。這像是史泰龍他們拍《敢死隊》,一群傷痕累累累、久經考驗的糙老爺們,最后什么重機槍手榴彈大砍刀,都要一個少年背著,讓他去炸碉堡。

而他承當下來了。

《golden boys》的作者斯陶斯先生,說滑翔機和魔術師/喬丹最大的區別是:如果為了贏球需要掐暈一個隊友,魔術師和喬丹會義無反顧,滑翔機就不會。

韋德會嗎?平時他給人的印象是不會;但2006年總決賽后四場,他流露出的殺氣是——為了贏球,他什么都無所謂。

就像2012年他讓勒布朗從心所欲似的,為了贏球,他什么都無所謂。

韋德的性格里,有剛烈,有無私,有熾熱,有鎮靜。所以我愛說他是金蛇劍,是金蛇郎君。猶如一條蛇盤曲而成;劍身一條血痕,發出碧油油的暗光。他可以默默蟄伏,耐心等候,看到機會,倏然飛騰,咬住不放。撕咬是他的勇決,耐心與選擇時機,是他深不可測的堅韌。

“去他媽的。我不會這樣認栽的。”

十年前總決賽,他不惜一切也要圓的這句話,大概才是他內心真正的,支撐他戰斗到現在的動力。

2018年,已經老去的他在關鍵時刻,依然咬過費城兩口。賽后自己說,“這些都在我的dna里了”。

他的半個職業生涯都在傷病之中,但求仁得仁,他也用傷病為自己換到了應得的一切。

分享到:
128期百度集团单双中特投资 456棋牌链接下载 陕西11选5走势图软件下载 爱彩乐河北11选5 澳洲幸运5中奖详情 短线炒股 福建十一选五任选基本走势图 极速11选5平台推荐 彩票分析 排列三走势图彩经网 宁夏11选5开奖结